星迷号

经典台词嘲笑王家卫:你不知道的《大话西游》

文章:电影夫人


 微信图片_20201105161712.jpg


《西游记》,很多人年少时的欢乐源泉。

 

小时候,谁不曾痴迷于孙悟空眼花缭乱的七十二变,捉妖降怪的精彩故事?

 

但看完连环画版的《西游记》后,刘镇伟却感慨:

 

孙悟空真是一只无奈的猴子呐!

 

取经不是他想去的,成佛不是他想成的,原本他想追求的不过是逍遥快活、占山为王。

 

可菩萨、佛祖却不由分说,安排他去取经。

 

如果不去?

 

只能在五行山下继续被压!

 

面对这样的处境,要怎么选很清楚。

 

这也是为什么《大话西游》一开篇,刘镇伟就安排孙悟空要杀了唐僧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724.gif 


这似乎是桀骜不驯的猴子本就应该会做的事情。

 

刘镇伟对孙悟空的同情与悲悯,成了《大话西游》的核心,也奠定了影片的基调。

 

《大话西游》如今已经是经典中的经典?

 

可经典的成就之路也是一波三折,充满巧合与无奈。

 

1994年,周星驰成立了彩星电影公司,磨刀霍霍,准备大干一番。

 

他找到合作过《赌圣》的刘镇伟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730.jpg


当时,刘镇伟正准备拍一个关于《西游记》的故事,而且故事情节都构思好了:

 

孙悟空要有人味儿;

 

要有一段遗憾的爱情;

 

这是一个关于成长与驯化的故事。

 

当他把故事梗概告诉周星驰之后,周星驰看了他一分钟,说:

 

“有没有搞错啊?周星驰演爱情?”

 

演过“赌圣”的周星驰觉得,让自己当“情圣”似乎不靠谱。

 

但刘镇伟告诉他:你缺少一部收获女观众的作品。

 

周星驰同意了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736.jpg


那时候的周星驰一定不会料到,这部作品会让他刚开门不久的公司破产。

 

更不会想到,若干年后,有人愿意花上百个小时,哭哭笑笑地刷几十遍他演的孙悟空。

 

经典的诞生向来不容易,《大话西游》亦然。

 

从筹备开始 ,它就是被质疑的。

 

影片由香港的团队与内地的西安电影制片厂合拍完成。

 

当西影厂的工作人员看到刘镇伟毫无逻辑可言的剧本大纲后,觉得不可理喻,“不忍阅读”。

 

但考虑到周星驰的票房号召力,他们同意了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746.jpg


1994年,《大话西游》在宁夏镇北堡影视城正式开拍,阵容强大,不过,那时候片名还叫《大话东游》。

 

除了著名导演刘镇伟,演员周星驰、朱茵、吴孟达、莫文蔚等明星和新秀,幕后人员也值得一提。

 

武术指导程小东,代表作《倩女幽魂》《新龙门客栈》《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》;

 

作曲赵季平,代表作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《红高粱》《霸王别姬》;

 

摄影潘恒生,代表作《阮玲玉》《纵横四海》的摄影,还做过奥斯卡的评委;

 

内地演员方面,饰演牛魔王的是《三国演义》里关羽的扮演者陆树铭。


一看就是野心勃勃的配置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752.jpg


然而,电影拍摄过程却不顺利。

 

赵季平看到剧本后差一点崩溃:“没有完整的剧本,而且逻辑乱七八糟,于是我决定去片场看看”。

 

到现场一看,他就更崩溃了。

 

赵季平看到的是春三十娘在牛魔王肚子里打斗的那场戏,片场到处挂着五脏六腑、肠子,非常恶心。

 

赵季平断定这是个烂片,做完配乐后,因为不想毁了自己的名声,他找人求片方别在字幕里给自己署名,因为太丢人了。

 

大概是真的不满意,后来他都忘了自己为这部影片创作过。

 

还是他的儿子告诉他:《大话西游》火得不得了,成文化现象了。

 

他才想起来自己做过这么一个片子,还到过现场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812.gif 

朱茵出场时的配乐为赵季平所作

 

因为是合拍片,不同的文化和工作方式让大陆与香港的工作人员“掐架”不断。

 

《大话西游》的拍摄过程紧张。

 

三个组同时开工:A组由刘镇伟负责拍文戏,B组由程小东负责武打场面,C组在西安的摄影棚内拍室内戏。

 

演员要像赶场一样连轴转,一个组结束,就要赶到另外一个组,不得休息。

 

在香港演员来看,这是常态。

 

像周星驰、王祖贤、周润发,量大的时候一年可以拍十几部电影,不是在拍戏,就是在拍戏的路上。

 

但是,这样的工作节奏大陆人员并不习惯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818.jpg


在他们看来,这是资本家赤裸裸的剥削呀!

 

他们也无法接受刘镇伟和周星驰对《西游记》的编造、篡改和无厘头的表演。

 

西影厂的艺术副厂长,同时也是《宰相刘罗锅》导演的张子恩就极其看不上这部电影,觉得它不能代表西影厂的艺术追求,甚至说它是文化垃圾。

 

西影厂的艺术追求是什么?

 

是张艺谋的《红高粱》《菊豆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《秋菊打官司》《活着》,是陈凯歌的《孩子王》《霸王别姬》。

 

两相对比,你就可以体会张子恩的心理落差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825.jpg


双方矛盾严重的时候,甚至发生了“武斗”。

 

因为角色分配不均、双方演员待遇和沟通问题,西安的武打演员直接把香港武打导演堵在了房间里,整个剧组乱作一团,吓得程小东把自己反锁房间内不敢出来。

 

最后还是由西影厂的制片与武打演员的代表进行交涉,才缓和了整个局面。

 

虽然过程波折,矛盾不少,电影总算按期拍完了。

 

然而,这部耗费巨大心力,投资高达6000万的作品,并没有取得期待中的成功。

 

因为电影拍摄素材太多,刘镇伟决定把它剪为上下两部,这也直接削弱了故事的张力,叙事的流畅度,进而影响了票房。

 

1995年1月,《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》在香港上映,票房只有2500万港币,一个月后《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》上映,票房不到2900万港币。

 

1995年8月,《大话西游》在上海上映,本来票房还不错,但很快就遇到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》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《红番区》《狮子王》等新片的冲击,票房急剧下跌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834.jpg


在北京,它被当作发行失败的典型:两部影片票房都在20万左右,不少场次观众是个位数。

 

市场惨败的电影,如果能够拿几个大奖,也算是安慰一下导演和演员了。

 

很可惜,在1995年的香港金像奖上,《大话西游》颗粒无收,风头被王家卫的《重庆森林》和《东邪西毒》盖过。

 

墨镜王的两部作品提名15个奖项,最终斩获七个大奖,包括最佳电影(《重庆森林》)和最佳男主角(梁朝伟)奖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840.jpg


《大话西游》票房惨败,直接导致周星驰的彩星电影公司倒闭,投资商也失去了对周星驰的信心,甚至有片商对他说:“做好演员就好,不要有太多意见。”

 

刘镇伟则一度远离电影圈,远赴加拿大陪伴老婆去了。

 

但没想到,这部电影的命运并没有就此终结。

 

1996年,北京电影学院放映了《大话西游》,学生们倍加推崇。

 

之后,借着VCD的载体,它的受众在北京大学生群体中蔓延,再后来,这个群体不断扩大,直至形成一种浪潮。

 

痴迷其中的人,看着它笑,看着它哭,甚至可以看几十遍,熟背其中的经典台词。

 

2000年左右,西方解构主义、后现代等文化思潮进入中国,文化精英们又把《大话西游》当作后现代主义的典型进行解读、研究。

 

直至它被封神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852.gif 


对于《大话西游》的走红,刘镇伟和周星驰也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

仔细琢磨会发现,《大话西游》的红,是天时地利人和与偶然的共同作用。

 

它的经典,不是一人造就的。

 

《大话西游》中至尊宝当山贼的相关情节,脱胎于王家卫弃用的《东邪西毒》的剧本。

 

就连其中的台词,都有王家卫的味道。

 

比如,最经典的“一万年”:

 

至尊宝对紫霞仙子说:“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,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:‘我爱你。’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,一万年。”

 

在《重庆森林》中,金城武则说:“如果记忆也是一个罐头的话,我希望这罐罐头不会过期;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,我希望它是一万年。”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900.jpg

 

至尊宝在被紫霞仙子用剑指着的时候,有一段旁白:“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.01公分,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,那把剑的女主人将会彻底地爱上我”。

 

《重庆森林》中同样有类似的表达:“我们最接近的时候,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.01公分,57个小时之后,我爱上了这个女人。”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2111.jpg


刘镇伟自称,这样做是因为看不惯王家卫的闷骚:“当时只是想嘲笑他,因为他电影里的男男女女都是爱了很久,也不肯说出一个爱字,却要说很多废话。”

 

王家卫式的闷骚,被周星驰的无厘头演出之后,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合反应,形成了另一种经典。

 

影片中,刘镇伟亲自饰演的菩提老祖与“一串葡萄”的纠葛,也是影片的经典搞笑场面。

 

其实,这个角色本来由西影厂的一个演员扮演。

 

但因为这个演员听不懂粤语,当时的周星驰也听不懂普通话,两个人演对手戏,就像自说自话。

 

后来,在周星驰的要求下,刘镇伟剃光了头发,自己上阵演出。

 

《大话西游》中,罗家英扮演的话痨唐僧也令人印象深刻,其实他当年的出演完全是为了救场。

 

原本的“唐僧”在片中并没有什么戏份,由一位内地演员饰演。

 

拍了两个月后,唐僧戏份越来越多,饰演唐僧的演员却不习惯“无厘头”式的表演方式,无奈之下,刘镇伟想到了兼有传统粤曲功底及喜剧电影经验的罗家英。

 

罗家英为影片贡献了很多精彩的即兴发挥,比如那句罗嗦的台词“你要你就说嘛,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呢?没理由你要我说不给你,你不要我说非要给你”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920.gif


没想到他的临场发挥,后来竟然成了流行用语。

 

当然,最火的还是那首《only you》,他一开口,就笑得人肚子疼。

 

其实这首歌剧本上是没有的,只是因为刘镇伟看到罗家英的时候觉得很烦,这种烦让他想到了小时候家里那张《only you》的黑胶唱片。

 

因为听的次数太多,唱片总是卡,一卡就不停地发出“only only only……”的声音。

 

据此灵感,刘镇伟写了《only you》的歌词。

 

刚写好的时候,罗家英表示很不满意,因为歌词不押韵。

 

刘镇伟说“不押韵才好笑啊”。罗家英想了想便唱了。

 

至于片尾那句直戳人心的台词“他好像一条狗”其实拍摄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什么深意。

 

刘镇伟只是觉得觉得孙悟空很可怜,像狗一样,而且狗也很忠诚,可以陪伴唐三藏西天取经。

 

至于后来观众各种各样的解读,真的不是他的初衷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61933.jpg

 

周星驰刻画至尊宝的演法,借鉴了美国电影《变相怪杰》中金·凯瑞(他更有名的角色是《楚门的世界》中的楚门)的表演。

 

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就会发现,周星驰的表演风格与金·凯瑞高度相似。

 

晃头、呲牙咧嘴、大幅度的肢体动作,如有雷同,绝非巧合。

 

 微信图片_20201105161940.gif

 微信图片_20201105162126.gif

 

顺着脉络回头看的时候,我们发现,那些后来被称之经典的元素,几乎都是来自偶然的碰撞。

 

因为是在那个时间,因为是这群人,因为一个个巧合,然后组成了一个经典。

 

这也是为什么,《大话西游》之后,虽然刘镇伟和周星驰都一再用这个IP发力,却没能再造一部经典。

 

后来,周星驰拍了《西游降魔篇》《西游伏妖篇》,前者豆瓣评分7.1,后者5.5。


刘镇伟则拍了《情癫大圣》《越光宝盒》《大话西游3》《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》,豆瓣最高评分5.2,最低评分3.2,完全是屎尿屁大集合的“烂片”。

 

只是不知道,在经典越来越匮乏的时代,《大话西游》的IP还要被消耗多久?

 

《大话西游》之后,刘镇伟认识到,如果再不重视家庭,若干年后,他可能会变成至尊宝,所以,在加拿大的日子,他用心做一个全职丈夫,全职奶爸。

 

周星驰则在电影拍完之后到如今依旧孑然一身,真的活成了至尊宝。

 

戏里戏外,都是巧合。

 

只是不知道,谁是戏中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