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迷号

重温《家有喜事》:20年后终于看懂“大嫂们”

文章:半碗闲时光


许多人说,喜剧的最高境界是悲剧,这部以喜事为主题的电影也不例外。隐藏在"大团圆"喜剧背后的,是一段苦涩的中年婚姻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537.jpg


01


常家人丁兴旺,是个老式大家庭。


老大常满事业有成,上有双亲,下有两个弟弟。他早早娶了妻,唤名程大嫂。把家事相托后,自己就安安心心地出去工作。


在程大嫂出场的五分钟里,她是厨师、洗衣工、清洁工、割草工...上下里外,无所不做。


家庭主妇的忙碌并不亚于职场精英,她了解每个家庭成员的爱好、需要应付公婆的各种需求、偶尔还要开解任性的小弟,从早到晚轮轴转。


二弟心疼她,她却轻轻自嘲:"我中学毕业就嫁给你大哥,做工做了十年,哪怕换'老板',也不一定做的惯。"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542.jpg


程大嫂在常家没有名字,单留一个"程"。生活的繁琐细碎让她格外期待丈夫回家——电话一响,老公打的;汽车声起,老公回来了。她没有一句抱怨,最多要求老公陪她唱唱苦情歌,毕竟那是她唯一的爱好。

 

丈夫常满呢?


他日日被打扮得熨帖利索,渐渐生了外心:他记得与小情人一周年的日子,买了一只足重的金手镯,含糊暧昧地说是送给"常太"的。杯酒下肚,他看着情人年轻的面容、闻着淡淡的香水味,豪情与成就感齐飞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551.jpg


那天也是他与妻子结婚七周年纪念。他随手拿起家里的插花送给太太,并甩了一句"五周年快乐"。他掐准太太心疼自己做事忙不与他计较,嘲讽太太是黄脸婆,嫌弃她没有品位。

 

看到这里,心下觉得好笑,这不就是现实婚姻么?


我们很羡慕那些在婚姻中依然能把自己收拾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性,因为大多数的我们实在做不到——生活里,永远有比"打扮自己"更重要的事做。


如果程大嫂卷了漂亮的头发,她会舍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塞到油烟机下面做清洁;如果她做了亮晶晶的水晶指甲,也许就端不出一盘盘菜肴。


请不要相信伪女权主义者所宣扬的:女人一定要打扮精致,先取悦自己。


事实却是,忙碌一天,疲倦的中年女人,觉得独处喝杯茶或倒头就睡已是最奢侈的幸福。


任多贵的护肤品,也无法柔嫩经年累月操劳的双手;进入婚姻的女人,脸上总带着淡淡的心事,"今晚吃什么"、"过节了给父母带些什么"、"要辅导孩子作业,还有两天考试了"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556.jpg


这些细碎让中年女人变得没有那么好看,但她们有一份对生活"运筹帷幄"的笃定。


程大嫂其实是个勇士,她看得透自己恰如常家的佣人,却凭着一腔孤勇把所有人的生活经营成诗。

 

02


常满的"不满"是借着醉酒发泄出来的。

 

他心中愧疚,原本想带妻子补过一个纪念日,但程大嫂在高级餐厅忸怩半天点了一份不加蛋蛋炒饭,那悭吝的样子让他嗤之以鼻。


还没等菜上桌,情人杀来了。常满借口上司工作,支走太太,转手点了两只波士顿龙虾外加昂贵红酒。

 

他喝得醉醺醺,被情人送回家。


醉眼朦胧,看看曼妙美丽的情人和糙如壮汉的原配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01.jpg


情人登堂入室,程大嫂绝望离开。

 

生活里,这样的场景总被复制。


男性的转变,总带有隐秘的"正义感":一个女人粗糙得不懂得自我爱护、毫无情调,开口闭口就是"省钱",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,不仅拉低了审美,也拉低了生活质量。

 

常满欣然接受了程大嫂的离开,并且把情人"圈养"起来,让情人帮自己料理家事。


十指不沾春水,只会软语和妩媚的小情人如何受得了?


全家上下,老的不吃硬的,小的不吃辣的,常家大宅看似华丽,内里却爬满了生活中的小虱子。不能免俗地,她也开始用皮绳扎起好看的头发,每天风风火火呼呼喝喝,吃饭出声,睡觉打呼——如果不是日夜相伴,这些充满生活气的细节哪能这么快暴露?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06.jpg


没熬过一年,常满就烦了:只要回家,等待他的一定是是爹妈告状、情人抱怨。原本的美娇娘也成了会打嗝放屁的邋遢大妈,他只能用钱买安慰:"我给家里请个佣人,你就能休息了。"


直到佣人都无法自如解决这团乱麻,直到情人会疯狂刷卡来安慰自己的不满,直到他说出曾经相似的那句"就是个黄脸婆"...如梦初醒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11.jpg


其实,没有什么"家花更比野花香"。


"野花"之所以飘摇自在,是因为它独自美丽便好。


而"家花"之所以缺少颜色,是它希望美丽的不仅仅是自己这一朵,它恨不得整间屋子的每个角落都能开出芬芳。


而照顾到方方面面,恰恰需要消耗"家花"自己的心血和养料啊。

 

03


程大嫂离开家后,选择了一份唱歌的工作,有了一个好听的英文名字。起初,她在客人面前唱歌,还会代入对自己境遇的感伤,后来她放下了。


整理心情,打扮自己,每天做喜欢的事情,高高兴兴。


重遇之后,常满结结巴巴地问:"你去整容了?"


哪里是整容了,不过是把原本替你承担的责任,都放下了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15.jpg


常满开始再次追求自己的太太,花钱花心思花时间。


程大嫂嘲讽道:"真有趣,以前我在家,你天天不回来约都约不到,现在我们分开了,你天天缠着我。别忘了,你现在的太太还在家等你呢。"


她回家给"前公婆"祝寿,遇到小三温柔一笑:"黄脸婆这项工作,不好做的。"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20.jpg


结局可想而知,常满与情人和平分手,并在全家人的帮助下,再次追回大嫂,他允诺从此与她风雨共担,并且为她补办一个婚礼。

 

说真的,这段经历会是常满这一生最大的"赌博"——感受了多年的平淡婚姻,突然想来点新鲜,兜兜转转才发现:和谁过日子,都逃不过一日三餐的重复、左手右手的麻木、鸡零狗碎的争执以及无可奈何的屈服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25.jpg


最大的区别,不过是在情感中,谁对这个家比对自己更真:


变身前的程大嫂——她是个有"缺陷"的女人,过度压抑自己的需求,把自己像压缩饼干一样,一点点榨干情感水分,最后一碰就掉渣,完全保不住自我。

 

常满的小情人——一个把自我与家庭过度切割清的女人,"我付出多少,就必须要得到多少,个人需求,寸土必争",她始终与常满是隔着心的,比起卷钱就跑的人来说,她唯一的长处大概是真的想尝试与对方进入婚姻状态。

 

真女性,的确值得称赞,只是她们没有把半点"真心"留给自己。矫枉过正的"奉献",让自己无路可退;而没有真心的女人,不再赘述。

 

04 


出轨这个话题,在香港老式电影中,被演绎得夸张又讽刺,荒诞又扎心。


常满这个名字,也从一开始的"常常不满",变成了最终的"常常自满"——不是所有人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,电影剧情无偿送他了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30.jpg


现实生活里,女性时常有点难。


我们多希望心中无形有把尺子,能够时时提醒自己"多付出点,我们要维系婚姻",或者是"少付出一点,多爱些自己"。倘若有这样的守则,不幸的婚姻必然会少很多,我们会知道什么时候强硬出手,什么时候撒娇求助;什么时候欲拒还迎,什么时候全情投入。

 

可惜没有啊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1105155635.jpg


女性对待自己的婚姻何尝不珍视,所以只能磕磕绊绊摸索着付出。

 

可分寸得失,我们变成了"让人厌倦的鱼眼珠"。

 

"常满"们也并非狼心狗肺,只是岁月流经,肉眼可见的付出成了理所当然的义务。

 

影片中非常细腻的用小三从美女变悍妇强行让常满回忆——我老婆的"美"在生活的折损中一点点没了。

 

爱情进入婚姻,是无解的,正如梦想总要落地,激情终归平淡,你我都要面对。


婚姻是有解的,彼此做到"五分相濡以沫的夫妻,三分同仇敌忾的兄弟,两分互不干涉的生人",就是十全十美的伴侣。

 

生活啊,请走慢一点,请让我们看清"最爱"始终在身边。


请让我们知道,只要彼此感恩,就能一起看人生里的花红柳绿。


这大概,才是我们最期待的好婚姻啊。